第1873章 肯定的

作者:九月鹰飞发表时间:2019-12-23 05:21字数:2681 加入书架

.50z.

“王律即然送了钱,除非那个什么吴局长改口,坐牢应该是肯定的啊。”

“不一定的。”谷青青道:“这里面可以有各种说法的,反正可以操作,只要找的人得力,最多在看守所关一段时间,不会判刑的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阳顶天明白了,他是确实搞不清这里面的道道。

“小宋,这样好不好,让文公子痛几个小时,然后跟他谈一下,让他把王律捞出来,你就给他解了,可不可以?”

不等阳顶天回答,谷青青突然一个翻身,到了阳顶天身上,看着他眼晴道:“小宋,求你了。”

说着,吻住了阳顶天的唇,然后一路吻下去,而且特别卖力。

“她还真的是爱王律那个渣渣。”

轻抚着谷青青的脸,阳顶天暗暗感慨。

不过也无所谓,他并没有爱上谷青青,也不需要谷青青爱他,无非是生命中的一点缘份而已,当然,心中多少有点儿失落。

便在这时,门轻轻响了一声,随后一个脑袋探头进来,正是刀美娜。

阳顶天与她眼光一对,悄悄眨了一下眼晴,刀美娜对他作个鬼脸,往床上一看,眼珠子一下瞪了起来,阳顶天悄然一笑,招了一下手。

刀美娜悄无声息的走过来,躲在边上看着。

谷青青先没有发觉,后来好象觉出了不对,一扭头,看到了刀美娜。

“呀。”

这下谷青青羞死了,猛地往床上一扑,扯过枕头蒙着脑袋,再不肯露头……

第二天到九点多钟,在谷青青的坚持下,阳顶天才放她起床,刀美娜也知道了文公子给阳顶天下了五牛裂体之刑的事,她心比谷青青可就狠多了,道:“不一定要找文公子吧,再找人也可以,我让我舅舅去找人,让那混蛋给五牛裂体好了,等他死了,我一定送他一个大大的花圈。”

“找你舅舅,也还要你舅舅托人情。”谷青青摇了摇头,看着阳顶天:“我还是不想文公子因我而死,小宋,答应我,好不好?”

“行行行。”阳顶天点头:“不过先让他痛几个小时吧,下午再说,好不好。”

“不是要一天一夜才死吗?”刀美娜道:“让他多痛一会儿,痛到半夜再说。”

“看你外表漂漂亮亮的,心这么黑啊。”阳顶天在她丰臀上打了一板。

“哼。”刀美娜道:“我最恨那种给女人下药的垃圾,心甘情愿泡到的,是你的本事,下药的,最无耻了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无耻。”谷青青回想昨夜的事,还是有些后怕,同时又还想到了高威,高威那一次,如果没有阳顶天,她同样会惨遭污辱。

她搂着阳顶天脖子,感激的道:“小宋,谢谢你,说起来,这段时间,你救了我三次呢。”

“怎么会有三次?”刀美娜好奇了:“飞机失事一次,昨天文公子算是一次,还有一次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是我去澳大利亚讨债,骗王律钱的,其实是王律的朋友,一个叫高威的,前前后后都是他设的局,先骗了王律的钱,让他坐牢,然后假做帮我讨钱,把我骗过去,给我下药,想要打我的主意。”

“那个高威是个骗子?”

刀美娜跟谷青青关系好,也见过高威一面的:“不会吧,他看上去很阳光很有绅士风度的啊。”

“他自己说的。”谷青青道:“他给我下了药后,以为我跟小宋都落到他手里了,他得意之下,就把前因后果都给我说了。”

“真的是这样?”刀美娜感叹:“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。”

阳顶天冷哼:“这社会上,越是那种看上去人模狗样的,其实越是心黑,因为他们那样子,本就是装出来的,只有象我这样的,偷看都光明正大的,才信得过。”

他说着,往谷青青胸前看一下,又往刀美娜胸前看一下,把两女逗得咯咯娇笑。

“你这样的大色狼,直接拍死。”

刀美娜虚虚的做了个扇耳光的动作,问谷青青:“那高威是不是也给小宋下了五牛裂体之刑啊,那即然已经干掉了一个高威,多一个文公子有什么关系?”

“高威没死。”阳顶天摇头。

“为什么啊?”刀美娜好奇:“小宋你好象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啊。”

“嗯。”阳顶天点头:“我很硬的。”

刀美娜吃吃笑,看谷青青:“死青青,又是你的主意,你怎么这样啊,太圣母了吧,对这样的垃圾,绝对不能心慈手软,否则你落到他们手里,还不知怎么玩你呢。”

“这事不能完全怪高威的。”谷青青叹了口气。

“他给你下药,还不能完全怪他,为什么?”刀美娜讶叫。

“因为。”谷青青迟疑着不想说。

刀美娜是个急性子,转头问阳顶天:“到底什么原因啊,小宋你知道的吧,快告诉我。”

阳顶天看一眼谷青青,见谷青青并没有为王律隐瞒的意思,便把王律下药迷见高威妻子,以至引发高威报复的前困后果都说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刀美娜叫起来:“青青,我跟你说,你家王律真不是个东西。”

谷青青不吱声。

刀美娜恨恨的喝了口酒,道:“青青,有件事,你一直没跟你说,现在跟你说了吧。”

“什么事?”谷青青看着她。

“你家王律还上过我。”

“什么?”谷青青大吃一惊:“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哼。”刀美娜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谷青青道:“难道他也给你下药了?”

阳顶天也有这个疑惑,刀美娜性子开放,多个男人估计不当回事,但她跟谷青青关系好,偷闺蜜老公的事,她应该还是不会做的,只除非王律也下了药。

“那倒是没有?”

刀美娜摇头,道:“两年多了吧,你还记得不,那一次我心情不好,找你去喝酒,然后逼着你也喝醉了。”

谷青青想了一下:“有这回事,好象是四月还是五月。”

“具体我也不记得了。”刀美娜摇摇头,道:“那天我喝醉了,在你家睡,睡到半夜,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弄我,我勉强睁开眼晴一看,居然是王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