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2章 遛狗

作者:就爱吃海椒发表时间:2019-12-23 06:27字数:5185 加入书架

当天降炸弹的时候,那些黄凤兵彻底被吓坏了,疯了一般的往来路后撤。

不过在马哈莫的强势勒令之下,或者实在无路可退的一些黄凤兵,依旧咬着牙往那个隘口里冲,刚才那堆石头已经被炸开了一些,不用把石头搬开就能冲过去了。

但就在这时,头顶两边又再次传来了枪声,不打别人,就专打这些企图冲过隘口的黄凤兵。

一方有备而来,一方是乱窜的无头苍蝇,其结果自然不用说。

很快的,那些企图冲过去的黄凤兵都被打死了,又扔下了十几具尸体。

此时黄凤兵已经彻底被打乱打散了,除了跟在身边的亲卫外,马哈莫已经难以约束所有的部下,只能无奈的跟着大部队往来路撤离。

在这种极度慌张的心理下,黄凤兵纷纷往自己最为熟悉的方向逃走,也就是黄风旅大营所在的方向。

马哈莫很快发现了这个迹象,他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,但是他没有阻止,也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,因为附近的林子里不断有子弹飞来,让他们只能往一个方向逃走。

尽管他知道,对方这样驱赶他们,肯定还留有更大的后手,甚至已经布下了一个歹毒的陷阱。

但是马哈莫没有办法,现在他不敢脱离大部队,哪怕这是一群溃兵,也能保证他的安全。

而一旦脱离大部队,他就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身后激烈的枪声,以及飞射而来的子弹,逼着他们拼命逃亡。

几里地,在奋力逃亡之下,根本要不了多久。

没用多久,黄风旅的溃兵就已经逃回到了他们熟悉的驻地大营,尽管那里早就被炸成了一片废墟,但此时却变成了这些黄凤兵心理上最为依赖的地方。

哒哒哒!

就在黄凤兵们拼了命往驻地大营冲去的时候,在那个方向,竟然传来了激烈的枪声,此刻天还没亮,马哈莫清晰的看到了对方枪口喷吐的火舌,其中甚至还有两挺重型机枪。

“该死,这些都是龙武装的人!”

马哈莫气得牙齿都咬出了血,之前他们为了加快撤离速度,有一部分重量较大的枪械弹药并没有带走,全部都封在了黄风旅的地下管道里。

那里就是他以前偷偷搞出来的地下通道,这次为了保存这些枪械弹药,他主动暴露了这个已经不算秘密的秘密。

之所以说不算秘密,是因为之前贺丹阳单枪匹马来他的驻地大营的时候,已经道破了这个秘密,并且当时龙武装的人偷偷在黄风旅地下布置爆破点,就是从这个逃生通道进入的。

所以现在看到那两挺重型机枪,马哈莫就直接确认了这伙伏击者的身份,就是那该死的龙武装!

此时,马哈莫已经发现,这伙早就等在他们大营驻地的龙武装人员,差不多有二十多人人的样子,他咬了咬牙,下令黄凤兵们强攻,想要把这快骨头先啃下来。

虽然是溃兵,但慌乱当中的黄凤兵,依旧把马哈莫当主心骨,所以马上就集结了起来,朝着守在大营方向的二十多个龙武装人员展开了进攻。

但战斗刚一打响,就呈现出了一边倒的伤亡,有那两挺重机枪架着,黄凤兵这群乌合之众很难攻过去,被打得不敢冒头。

偏偏这个时候,那群之前在卡普阿斯山脉上伏击他们的人又追了过来,打了马哈莫一个侧身。

“撤,快撤!”

马哈莫红着眼睛吼了一声,大营方向的骨头没有啃下来,又被追兵撵上了,马哈莫只能再次下令撤离。

其实不用他下令,已经有不少的黄凤兵疯了似的逃走了。

一个人逃走,就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,这群被恐惧占据整个大脑的乌合之众,只能打顺风局,一旦遭遇到逆风局,哪怕是马哈莫都约束不了他们。

山上是去不了了,无头苍蝇般的黄凤兵们,这次居然是往拉让江的方向逃去。

而马哈莫知道,就在刚才拉让江上海爆发了一场伏击战,他派出去抢粮的上百名黄凤兵被对方的船队伏击了,并且还是被包围起来打。

从刚才的那通电话来看,这一百多个手下恐怕凶多吉少,更让马哈莫内心惶惶不安的是,此时拉让江那边已经没有枪声传来了。

这意味着,江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了。

就是不知道,到底是那个船队打赢了,还是他的部下们打赢了。

但是,到现在他都没有接到一通汇报电话,这太不寻常了,一百多个人啊,不可能全都死了吧。

打死马哈莫都不相信自己的部下们会被全部歼灭,因为据他所知,龙武装这半年来遭遇莱恩雇佣兵和他们黄风旅的联手打压,兵力已经连一百都不到。

不光兵力少得可怜,他们的物资也紧缺,甚至连枪械弹药都捉襟见肘,上次凑出来炸掉他大营的那几百公斤炸药,怕是对方最后的储备了。

龙武装一边派人来阻击他们这支往山里撤离的部队,一边还要分兵在拉让江上伏击那一百多个抢粮兵,如果这都被对方打赢了的话,那也太不可思议了!

此时,马哈莫已经认定这两处战场上的伏兵,都是龙武装派出来的,根本就没有想过,李锋为了对付他,不但叫来了龙武装,连躲在印尼舔砥伤口的眼镜蛇也给叫了来。

就是怀着这样的侥幸心理,马哈莫也不管不管的跟着那些黄凤兵往拉让江的方向逃去。

或许,去了那边还有生路,可以跟自己派出去的抢粮兵汇合,然后展开反击,杀光那些该死的龙武装成员!

但这终究只是马哈莫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当他和仅剩的几十个黄凤兵逃到了拉让江边的时候,别说跟那些派出去抢粮的黄凤兵汇合了,连一个活着的都没有遇到,倒是看到了不少死了的。

“长官,我们自己人的尸体!”

凄厉的声音传来,马哈莫往前几步,顺着强光手电的灯光才看到,岸边的地上倒伏着一些尸体,再往江上一看,还有一些尸体飘在水边,本该往下游飘去的尸体,因为被岸边水草缠住的原因,没有继续往下飘。

“连尸体都没人管,难道??!”

此刻,马哈莫目呲欲裂,遭受到了沉重一击。

他之前曾设想过自己的一百多个抢粮兵已经全军覆没,但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猜测,可现在看到的一切,却让他不断往这个猜测上靠拢。

“长官,上游有船下来了!”

就在这时,又是一声惊慌的呼喊,马哈莫抬头望去,之间几艘货船,从上游的方向开了下来,货船上站着一排排的人影子。

这些货船上站着的,正是李锋和阮文雄带领的眼镜蛇人员。

他们跟龙武装那边取得了联系,往下游开来,对逃窜到江边的黄凤兵形成围追堵截。

其实这也是李锋的计划。

七八十个龙武装成员,要对付两倍于自己的黄凤兵,还是伏击,并不算太难,但别忘了,无论是李锋还是贺丹阳,都是很珍惜人命的人。

不过他们珍惜的,都是自己人的人命罢了。

龙武装对付马哈莫那一部人马不难,但要想全歼他们,活捉马哈莫本人,恐怕也要付出惨重的伤亡。

如今的龙武装只剩下了七八十人,每一个都是贺丹阳的心头肉,他虽然答应李锋打这一仗,但也不想白白牺牲自己手下的性命。

所以他跟李锋才商量出了这个作战计划,一开始并不跟马哈莫正面交火,而是对他们进行驱赶,把他们从地形复杂的山里驱赶出来,最好能够驱赶到拉让江边,然后和眼镜蛇一起,将黄凤兵的最后参与力量,彻底剿灭!

不得不说,这个计划进行得也十分的顺利,马哈莫和那一百多个黄凤兵,果然按照他们设想的那样,从几公里往外的卡普阿斯山脚,驱赶到了拉让江边。

想要完成这个驱赶计划并不容易,其中连接两处的支点就是黄风旅原来的驻地大营。

这其中,也蕴含着李锋这个近乎妖孽的家伙,洞悉了人性的智慧。

转回正题,当船上的眼镜蛇成员发现岸边的黄凤兵后,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朝着岸上射击了。

“龙武装,我日你娘!”

马哈莫红着眼睛破口大骂,可回应他的是周围一个个黄凤兵惨叫倒地的声音。

他马上招呼手下们回击,岸边是林子,到处都有掩体,但这几艘货船在水上那就太显眼了。

只不过,马哈莫很快就崩溃了。

因为就在这时,身后的追兵又追上来了!

气归气,马哈莫不得不为自己考虑一条生路,不得不说,这个平时习惯了养尊处优作威作福的家伙,在面临生死的关头,还是爆发出了流淌在骨子里的军阀血液。

无论如何他都不甘心这样被剿灭,想方设法也要找出一条生路来。

此刻,他们唯一的生路,就是背对着身后的追兵,往那几条货船驶过来的上游方向逃窜。

来不及多想,马哈莫马上收拢了仅剩的三十多个溃兵,沿着江边,朝着拉让江上游的方向逃跑了。

看到他们往上游逃跑,眼镜蛇的那几艘货船也开始调头了。

货船比较大,又是凑在一起的,在这样的江上调头还是很费了一番功夫,要是这些船都是之前黄凤兵抢粮开来的那些棺材船,调头就容易多了。

“马哈莫这家伙倒是挺聪明。”但站在船板上的李锋却依旧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。

人怎么可能跑得过烧油的船?

果然,当马哈莫那三十多人才跑出了两里地的时候,几艘货船就已经完成了调头,并且很快就加速追了上来。

“先别开抢,让他们跑,看他们能跑多远。”李锋摆了下手,抱着一丝戏弄的打算说道,不是他看不起人,就这群平时只知道祸害地方,毫无军纪的乌合之众,体能这时候恐怕早就用光了,纯粹是靠着一股求生意志,在挣扎求生而已。

而李锋抱着这样的打算,也是想耗尽这些家伙最后的力气,最后再以最小的伤亡代价,将他们全歼。

要是不给对方生路的话,对方肯定会在原地组织反击,哪怕他完全可以从几个方向包围对方,但对方在原地负隅顽抗的话,依旧可能对几方带来不少的伤亡。

背水一战的人,能激发的潜能是巨大的,从古至今都有这样的案例。

现在网开一面,并不是要放这些人走,恰恰相反,是以一种以逸待劳的方式,榨干对方最后的潜力。

不得不说,李锋在对待起敌人来的时候,心肠真是歹毒得可怕。

于是,古怪的一幕出现了。

马哈莫带着三十多个黄风兵在江安上拼了命的逃窜,累得跟狗一样,而在江岸上,几艘货船跟他们平行着,不紧不慢的往上游方向驶去,悠闲得让人看不出这是在打仗,反倒像是在遛狗。

现在这一幕,确实像是在遛狗。

三十多个黄凤兵是狗,货船上的眼镜蛇就是遛狗人,而狗绳,就是不时从船上飞射而去的子弹,不时能打倒一两个黄凤兵,逼着他们不断逃窜。

同时,在黄凤兵的身后,收到了李锋指令的贺丹阳,也带着龙武装的人不紧不慢追赶者。

比起累成狗的黄凤兵,他们就要轻松多了,一来他们心理状态很放松,二来他们的体能都很强,作为活跃于这一带的雇佣兵武装,爬山泅水对他们来说都是稀松平常的事,跟吃饭喝水一样。

这种状态下锤炼出来的体魄,当然不是那群乌合之众的黄凤兵能比的。

“都是宝贝啊。”

李锋站在船上,看着后方林子里影影绰绰的龙武装人员,心头也闪过了各种想法,此刻,他是真的起了爱才之心。

而此刻的贺丹阳,还不知道对方已经打起了他的主意,正在感叹着李锋这个作战计划的精妙。

连他都没想到,李锋能把两个原本独立,隔着好几公里的战场,完全的联动起来。

于是就造成了现在,他们龙武装只需要轻轻松松追着黄凤兵跑,根本不用付出什么伤亡,迟早就能剿灭对方的局面。

“这样的人执掌龙部队,真是想让人不心服口服多难,如果把当初的龙在野换成李锋,哪怕是赵老大,也会对他心服口服的吧?”

此时,贺丹阳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