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摄政王,奴才非是不依 (14)

作者:一串猫猫发表时间:2019-12-23 05:21字数:1664 加入书架

白芷的声音恢复了个大概。

说话的声音娇娇软软,却干净清澈,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听更多。

“你是何意?”帝子渊声音冷清,耳朵微动。

小太监的声音软而不粘,听着很舒适。

可他依旧不解。

后宫确实许多太监喜爱男色,可为何要特意与他说,他不喜男色?

“王爷,您放了我吧。”白芷声音细弱,好似不敢大声说话。

帝子渊的动作一顿,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他双手微微撑起,想要弄清眼前之人究竟在说什么,却在看见小太监此刻的模样时,动作一顿。

白芷刚刚被掐住过脖子,眼眶本就有泪。

她为了让帝子渊放开她,又硬生生挤出眼泪。

秀气的鼻尖微红,很是可怜。

一双柳眉微微皱起,漂亮双眸闪躲,微颤的眼睫挂着晶莹的泪珠,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。

她装的那么软弱,一点刺客的影子都没有,总该放开她了吧?

白芷这幅模样惹得帝子渊心中微颤,犹如有什么轻轻敲打心间。

「喜欢指数+5()」

他本只想闻他身上有没有昨日那刺客的味道,却再次失了神。

他为了阻止这股感觉继续蔓延,立刻后退一步。

白芷见他终于离开她身边,松了口气。

“王爷,需要为您研墨吗?”白芷站起身,抹了抹眼角的眼泪。

她抬眼看向帝子渊,眼眶微微泛红,鼻尖变成了淡淡的粉色。

帝子渊忍不住移开了眼,没有回答。

比负罪感更强烈的,是不知名的情感冲击。

”王爷,奴才有事禀报!”李公公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

“进。”帝子渊淡淡说道。

李公公得到同意,快步走了进来,神身上穿着的衣裳都乱了些。

身子骨本就不好的他,脸上满是虚汗,一看就知是跑过来的。

“何事如此惊慌。”帝子渊声音冷冷清清,语气淡淡的问。

“王爷!传国玉玺不见了!”李公公面如灰白,那可是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宝贝啊。

不是那玉有多珍贵,而是它本身便是皇位的象征。

白芷听见这个消息,面不改色。

帝子渊漂亮的眸子一冷,周围的气息危险起来。

原来昨日那刺客的目的是玉玺。

男人薄情的唇瓣轻启,冷声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副统领带着兵搜查宫中每一个角落,包括皇后的后宫,寻找玉玺。”

“喳。”李公公领命。

“吩咐大将军,带兵在宫外查找,不要惊动任何人,严格搜查走出城门外的人。”帝子渊有条不紊的说出解决方法,不见丝毫慌乱。

“立刻替我准备纸墨。”帝子渊说完便走向书房。

“喳。”李公公低头回道。

李公公待帝子渊走出两三步,这才在身后跟上。

忽的,帝子渊停下步子,转过身。

“你也跟着。”帝子渊对着站在原地的白芷说道。

“是!”白芷答应,随即走向帝子渊,与帝子渊肩并肩。

白芷站定后,抬眼对着帝子渊微微一笑。

帝子渊眸眼微闪,身侧的手掌收紧。

这本该是大不敬之举,可他看着小太监笑颜如画的小脸,指责的话也说不出口。

罢了。

帝子渊抬步走向书房。

李公公在身后暗暗摇了摇头。

这小太监太没有规矩,奴才怎可与主子一起走。

真是空有一副漂亮的皮囊,以后他定要好好教他规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