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章 您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身体

作者:千双双发表时间:2019-12-23 05:23字数:4874 加入书架

“真的是他。”想起自己的丈夫竟然是被自己的亲哥哥给害死的,李莉的心中真的又痛又恨。

齐修远担心李莉年龄大了,经受不了打击,赶紧的安慰道,“妈,您千万别着急。您要是再有个好歹,让我和漫漫可怎么办才好啊。”

“没事,修远。你不要为我担心,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漫漫。“李莉擦干眼泪,压抑住内心的悲愤,“漫漫这些年一直为他父亲的事情耿耿于怀,深深的自责,没想到这么多年竟然是被路远给骗了。”

李莉是很恨路远为了自己的利益害死了自己的丈夫,但是她更恨的是,这个混蛋竟然可耻的欺骗漫漫是齐名山害死了自己的父亲。迫使漫漫离开了自己最爱的人,来到美国,受了这么多的苦。

“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,我想路远早晚都会收到惩罚的,我们不需要为了这种人费心。”齐修远心里很清楚,就算自己不去整治路远,他也已经自甘堕落,想必过不了多久,这个混蛋就会从人间消息了吧。

李莉点了点头,一脸期盼的看着齐修远,“修远啊,我年纪大了,以后漫漫和小远就靠你了,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们。”

对于李莉来说,漫漫和小远是她唯一的牵挂了。随着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,她就越担心漫漫以后一个人没有人照顾。可是现在好了,修远来了,事情也终于解释清楚了,接下来,有修远照顾漫漫,李莉终于可以放心了。

“妈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漫漫小远,还有您的。您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身体,以后我会好好的孝敬您的。”齐修远握住李莉的手,安慰着他。

听到齐修远的话,李莉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,“修远,这些年,漫漫虽然嘴上不说,但是我知道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。现在总算是好了,你们两个人有情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,我总算可以放心了。”

想到这些年女儿受到的苦,李莉的声音再次的哽咽了起来,“我这个做妈妈的真的很没有用,没有办法为自己的孩子做些什么,以后我把漫漫小远都交给你了。”

“嗯。”看着李莉这个样子,齐修远的心里也不好受,“妈,你放心,我不会再让漫漫离开我了,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的生活,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“好。”李莉激动的满眼泪光,但是这是喜悦欣慰的泪水,“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。”

其实齐修远的心中早已有了打算,他打算等到漫漫平静下来的时候,就和她商量,带着李莉和小远,和自己一起回国。

因为怕打扰到漫漫的休息,齐修远就先离开了。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对漫漫母女两人的冲击也很大,他想要留些时间给她们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齐修远本来想要直接回家的,却接到了方莲的电话,“喂,修远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“奥,我刚刚从漫漫的家里出来,有什么事情吗?方莲。”齐修远这几天都没有见过方莲,今天接到她的电话还是略微感到有些惊讶。

其实这两天方莲都呆在旅馆和林青宇在一起,什么事情都没有管。昨天,她才想起来去看看凌谦,可是前台的人却告诉她凌谦已经退房了。

方莲感到很奇怪,为什么凌谦退房没有和她打一声招呼,所以,才打电话想要齐修远,“修远,你知道凌谦到哪里去了吗?我今天去问,前台说他退房了。”

“凌谦,他现在跟我在一起住。”

“是吗?”方莲有点隐约的明白为什么凌谦会突然离开酒店,心里觉得有些闷闷的“奥,他还好吗?“

“他很好,最近凌谦都在帮我的忙。不过现在好了,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他也能够轻松一下了。”

“什么事情,你们最近都在忙什么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”方莲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齐修远笑了笑,调侃着方莲“你这段时间不是都和林青宇在一起吗?我们也不好打扰你们不是。”

方莲感到很抱歉,时间,自己只顾着和林青宇呆在一起,连齐修远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“对不起,修远。我实在是不知道,你们的事情处理完了吗,有什么是我可以帮的上忙的吗?”

“没事,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。”事情都查清楚了,齐修远的心情也好了许多。

“是和路远的有关的事情吗,你们是不是找到路远了。”方莲想起来凌谦之前就一直在为这件事情忙着,“是不是路远的事情有进展了。”

“嗯,对。”齐修远敲了敲手中的方向盘,回答道,“我们找到了路远,他也承认了,事情总算是解决了。”

“真的吗?那真的是太好了。那么你和漫漫终于和解了吗?”方莲得知了终于找到了路远,并且查清楚了当年事情的真相,真的很为修远和漫漫高兴。

齐修远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们是今天才去见的路远,所以漫漫也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,有点慌张,所以我让她在家里先休息了。”

“这样啊,那你现在准备去哪里?如果有空的话,我们见一面吧。”最近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方莲想要和齐修远见一面,谈谈。

“好,我正好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,那我们就在你酒店附近的咖啡馆见一个面吧。”齐修远知道凌谦酒店的地址,所以准备在附近的咖啡馆和方莲见一面。

“好的,我等你。”方莲挂掉了电话,准备出门。

半个小时后,齐修远来到了方莲所在的酒店旁的咖啡馆里,方莲已经早等在了那里。齐修远来到了方莲的对面,坐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,我们的冷小姐,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喝咖啡啊。”齐修远脱下外套,松了松袖口,语气轻松的说道。

齐修远不经意的话语,却让方莲感到话外有音,知道他是指的自己这段时间天天和林青宇腻在一起的事情,不禁红了脸。

她端起手中的咖啡,喝了一口,借以掩盖自己的尴尬。方莲指了指齐修远面前的咖啡,说了一句,“知道你喜欢黑咖啡,我已经帮你点过了。”

齐修远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咖啡,轻笑了一声,“谢了,方莲,还是你最了解我。”

“是啊,我们已经认识十多年了。”方莲也一笑,想起来以前的事情,“我还记得我们以前创业的时候,也是这样经常在咖啡馆里面讨论。那时候也是这样,因为每次你都是最后一个到,我和凌谦会先点好一杯黑咖啡等你。”

想起以前的时光,齐修远也会心一笑,“是啊,我还记得有一次你们两个人一起捉弄我,还在我的咖啡里面放了芥末。”

方莲想起来以前自己的杰作,开心的哈哈大笑,“是啊,那时候我们正在讨论一个案子,你什么都没有察觉,就喝了下去,等喝到第二口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。我到现在还记得你那时候的表情,真是太有趣了。”

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糗事,齐修远的也笑了起来,“是啊,那时候你们真的太厉害了,看到我喝了咖啡,竟然不动声色,还一本正经的和我谈案子。”

“是啊,你都不知道我们忍的有多辛苦。”方莲想起当时的情景,笑的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。

方莲端起来自己面前的黑咖啡,抿了抿,眼神中有着一丝感伤,“修远,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。我们再也回不去了,是吗?”

“这几年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,但是,方莲,我们的友谊是不会变得。凌谦也只是一时想不开,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。”齐修远以为方莲指的是凌谦的事情,明白她会对凌谦觉得不好意思。

方莲苦笑了一下,低下来头来,“其实,我也知道凌谦的心思,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接受他。我知道他是一个好人,可是我。。。。。”

“我都明白,方莲,感情的事情谁我没有办法勉强,只能跟着自己的心意走,不是吗?”齐修远理解的看着方莲,明白她心中的愧疚。

方莲叹了一口,抬起头,看向窗外,自嘲的一笑,“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很奇怪,总是没有办法如我们自己的愿望。”

齐修远也似有感触,轻叹了一口气,“是啊,也许人只有到了最后才会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过去的迷惘和徘徊,现在想想是有点可笑。”

“你后悔吗,修远?”方莲问道。

齐修远将背靠近椅子里面,无奈的一笑,“其实说不后悔是假的,只是知道后悔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。与其沉溺于过去,不如珍惜眼前人。”

“是啊,所幸我们两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眼前人。”想到了林青宇,方莲的脸上浮现幸福的微笑。后来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,眼神暗淡了下来,“但是,修远,我后悔,有一件事一直放在我的心里,今天我一定要和你说。”

“方莲,你想要说什么?”齐修远敏锐的察觉到方莲的神色有些不对劲,大概也知道她要说的那件事情似乎很重要,“我们是朋友,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。”

方莲苦笑了一下,“朋友,是啊,我们一直都是朋友。如果我早一点明白这点的话,那该有多好,我就不会去做那件傻事了。”

“修远,我曾经自私过,以为自己和你才是最般配的。所以当你爱上了漫漫以后,我一直都不甘心,觉得像漫漫那样的女孩是根本配不上你的。直到我遇到了青宇,我才渐渐的明白,当初的自己有多傻。”

齐修远看着方莲又提起了以前的事情,不想她在为了过去的事情而烦恼,劝慰道,“方莲,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,不要提了。”

“不,我要说。修远,你知道吗?我曾经做了一件非常对不起你是事情,现在你已经找到了漫漫,我觉得我必须为我自己曾经做过得错事想你坦白,求得你的原谅。”方莲激动的说着,目光急切。

齐修远的心中充满着疑惑,不知道方莲究竟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。但是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还是接着听下去吧。

方莲蹙着眉头,深深吸了一口气,积攒着自己的勇气,终于说了出来,“修远,你还记得当初漫漫走的时候的事情吗?”

齐修远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他又怎么可能忘记呢,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,但是,现在回想起来,心还是会隐隐作痛。

“其实,其实我当时我在你之前就知道了漫漫的要走的事情。”方莲紧紧的咬着嘴唇,不敢去看齐修远的眼神。

齐修远感到很惊讶,问道,“这怎么可能呢,我听凌谦过,你是在我出了车祸之后才赶到医院的啊。”确实,自己出车祸昏迷之后,是凌谦告诉他,方莲赶过来照顾了他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他几天几夜。

“没错,我是在你出车祸之后才赶到医院的。但是你知道,为什么那天凌谦一直打我的电话却打不通,因为我事先就关机了。就是怕你,问我漫漫的事情。”

齐修远没有说话,努力在脑中回想当时的情形,“我想起来了,当时我记得那一天我们都找不到你,有些公事还因此耽搁了下来。”如果不是方莲说起,他差点就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现在想起来,事情还真是有些凑巧。

“修远,其实那天漫漫过来找过我。”方莲鼓起了勇气,终于将这些年来埋在她心底的秘密和齐修远说了出来。

齐修远皱起了眉头,问道,“你说漫漫来找过你,她来找你做什么?”

“那天,她的情绪很不好。过来告诉我,她和你家的事情,然后就和我说她准备离开。说是,说是,想要把你还给我。让我在你走了以后,好好的照顾你。”方莲越说越小声,最后干脆低垂下了头,不敢看向齐修远。

齐修远久久没有说话,虽然事情过去了那么久。但是听到方莲提起漫漫当初去找她的事情,还是在他的心中翻起一阵波澜。

他能够想象当时漫漫的心情是多么的惊慌和绝望,在那样孤立无援的情况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