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四章

作者:成熟的红茶发表时间:2019-12-23 06:28字数:2820 加入书架

一路走走停停到了青元派的范围,东西还没到手一半。

秋季悄悄溜走,风逐渐凛冽起来。

狐君交给她收集的材料没什么特别稀有的,绝大多数是取自妖魔本身的东西。少数几样宝物唐歌并没有,但她有头绪。只有一样“温灵珠”不知道在何处。

南禺并没有在青元派内,唐歌多等了几日。

这一等就等了快一周。南禺下山到客栈中寻到唐歌时,她正考虑是否先去收集东西,南禺这边再做打算。毕竟早一日拿到浮生,她可以早一日做下面打算好的事情。

南禺既然来了,那么就先进行这边的事吧。

南禺见了她倒是很欣喜:“没想到你先一步来找我了?”

唐歌意外地问:“难道你出去是为了找我?”

南禺执着热腾腾的茶杯没有饮茶,而是凝望着唐歌:“那天你不见之后,我始终放心不下,又不知你去了何处。你如今……好了吗?”

唐歌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心魔,面上犹疑,有些不安,说道:“我不确定……我甚至不知道当日做了什么。”

“你是在何处醒来的?”

唐歌抿了抿唇:“在一个不太认识的地方,幸好没什么人。后来我自己回了天门,但……”

她不再说下去,沉默下来。

南禺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“你入魔的事已经传遍了各大仙门。”

“我来的路上已经听到了一些。”

“你接下来什么打算?”

唐歌茫然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这迷茫只有一瞬,她又摇摇头,坚定道,“不,我知道。我要先拿到浮生!”

唐歌又道:“青丘的仙子来找过我,给了我一份清单,要我收集上面的东西来铸造浮生。我已经不能再回门派了,也不敢去见我师兄。更不知道还有谁可信,谁可以帮我……”

南禺听闻这话,眸中含上一丝浅笑:“那你来找我是……”

唐歌喝了一口茶,指腹轻轻摩擦着杯壁:“我想赌一把。”

南禺笑意更浓:“结果如何?”

唐歌扬唇一笑:“好像还不错。没有一见到我将我绑给十大门派看起来是个好兆头。”

南禺挑挑眉:“好兆头是好兆头,可是帮你我有什么好处?”

唐歌想了想,开玩笑似的问:“遗产你要吗?”

“遗产?”

“眼下的情况说不定哪天我就入魔了,也说不定哪天我就死了。也许是死于妖魔之手,也许是死于仙门中人手下。我身上的灵器灵药可多了,总不能便宜了别人,到时候全都给你。怎么样?”

“听起来不错。”南禺看起来认真思考了一下。

唐歌问:“那你答应了?”

南禺缓缓摇头:“我不要你的灵器灵药。”

“那你要什么?”

南禺微笑说道:“我要你答应我三个愿望。”

“三个愿望?”唐歌一愣,又犹豫道:“我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到……当然,与天门派相关的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拒绝。”

南禺试探道:“若是有关孟七的呢?”

唐歌脱口而出:“也不行。”说完她又觉得自己太过急切有些不对,缓了缓语气解释道,“我不想伤害其他人。”

“是么?”南禺垂眸笑笑,“我开玩笑的。孟七是昆山派的得意弟子,且与我无冤无仇。知道天门派和孟七是你心中珍贵的就好了。”

唐歌道:“我并不想无故伤害任何一个人。等我做完了自己的事,即便你让我去弑神我都会去。”

南禺不再多问:“我知道了。所以你答应了?”

唐歌点头:“我答应。”

南禺听她答应了,颇为高兴:“你说要找铸造浮生的材料?”

唐歌将还未找到的东西列出来,指给他看:“这有些东西只是数量问题,并不难寻,只是要杀许多妖魔才能取到。有些东西我虽然没有,但是知道哪里能弄到。唯有这个‘温灵珠’我不知晓。你对这个有印象吗?”

南禺回道:“‘温灵珠’我倒是没有,这珠子我记得带在身上最能温养人的修为与心性,很是难得。一般门派门中也不见得有。”

唐歌失望地叹叹气:“那样的话只能在找其它材料的路上多打听一下了。”

“别急,我还没说完。”南禺继续说道,“原本是这样的。不知道来的路上你有没有听说门派比试大会快要开了?”

唐歌目中微冷,语气淡淡:“听说了,这次的承办门派是早乾派。”

“那你可知这次比试大会的奖励有哪些?”

唐歌不再带入自己的情绪,想到了一个可能:“难道……”

“听说早乾派给予这次第一名的奖励里就有‘温灵珠’。规定年二十五岁以下的弟子可以参加比试大会,幸好你还没超过这个年限。怎样,要去吗?”

早乾派……

原本是想取他门中几个人头……暂时算了。

“去。有了线索为何不去?只是我如今不能回天门派,要以怎样的身份参加比试呢?”

“这不难,只要你答应了便好做。”

唐歌莞尔一笑:“怎么又是答应什么?方才我才答应了你三个愿望。”

南禺面上笑着,那双好看的眸子抬一抬都是那么勾人心神:“方才是关于我的,这次是关于你的,由你自己做决定,当然不一样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你可以以青元派弟子的身份去参加大会。”

唐歌脸色一变,双眉皱起来。

未等她开口,南禺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别急,并非让你退出天门派,而是挂在我青元派门中做客卿。”

唐歌听了后面的话放下心:“客卿?”

南禺笑笑:“没有哪项规定说客卿不可以参加比试大会吧?”

的确没有,因为一般来说客卿长老只有修为高的人才会被请过去。而二十五岁以下修为又高的就算有,也几乎都是大派精英弟子中的精英,若是去做其他门派的客卿,那么意义就不大相同了,极大程度的代表了整个门派的态度。再者,以他们这样的身份,再去参加比试大会,明显与个人身份地位不符。

因此并没有这种明文规定,而只是各门派之间相约成俗并且不被记起的“潜规则”。

唐歌吐了口气:“是没有。”

没想到她还有代表别的门派去参加仙门大会的一天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答应。”